守望的麦子

理发记

2017-6-3    大连    /essays/2017/06/03/haircut.html essays

我今天去理发了,花了 30 元。

说不好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认真地对待每次理发。工作原因每次出国际差,想起理发总是更有些许担心,因为语言沟通,也因为不同地区理发师的审美总会不一样。想到可能顶着不舒服的发型挺过一个月,还是很不自在的。后来我就学会了在手机里常备几张照片,其中有自己各个角度的发型样子,理发前直接给理发师看,好了一些,但并不保险。

在国内时,我总会去固定的理发店,约好固定的理发师,然后他会一边理发一边对我上次的发型做些评论和建议。几年下来,我有时甚至会想,若能自己理发,我只差一把剪刀了,嗯。

再后来,我搬家了,距离之前的理发店太远了,于是总想着在日常活动的商圈找一个如意的理发老师。出差、在家、出差……不断地尝试中,两年过去了。

直到上一次理发,好的理发师会根据你的描述,有他的设计,最后给你欣喜。

今天第二次来到这里,我跟他大致描述了想要的样子,并说了上次的发型也是出自他的双手,这么说,我是想让他知道对他的理发我是满意的。

毕竟也只是第二次,说实话我并不百分之百放心。我看着他的每一剪子……

剪到 30 分钟左右时,当时我并不满意。可都是做服务行业的,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个时候不该打断他的思路,应该放手让他干,相信他,人家是专业的,嗯。换句话说,若惹得搞艺术/做设计的人不爽是可怕的,因为他理的是你的头。

接下来他开始慢慢修剪,我甚至感觉有时候他并没有剪下什么头发,总感觉在做收尾工作,处理着几撮不安分的头发,就像去修理倔强的心。

我开始闭上眼睛,随他吧。

我想起曾经遇到过的一个很有性格的理发师,处理轮廓极快,理发过程中时不时会有一次很夸张的吸气动作,对,就像电影里的吸毒……但是最终的发型实在让人满意和喜欢。最后他说,他本可以让效果更好,但我不让他发挥。后来我知道他原来是有自己的理发店的,由于生活的一些变故,才沦落在为人打工。之后我再没有见到他,我相信他应该变得更好了。当一只鸟飞起后,它就不会再满足于在地上爬。人的心灵一旦扩展,就不会回到之前的状态。

我想起一个叫 Tony 的理发师(我并不理解为什么大多理发店都有个叫 Tony 的理发师),有审美有设计,所以给人的感觉算得上是一个靠一己之力把美发事业做得如鱼得水的理发师,现在在经营着自己的“城市花园”,那里应该倾注着他的想象力和才华吧。

睁开眼后,哇!如果用“策略”来说,他的手法应该算是“确立方向,逐步修正,逼近目标”吧。

洗头,吹头发……

有本书叫《京都手艺人》,理发 — 也算是一门手艺吧。记得老一辈的,会用剃刀的,是叫“手艺”的吧?你瞧,美好的东西或事物总会给人带来想象……

“要打点东西吗?”

“不用了,谢谢!”

1 小时过去了。

关于作者
麦子,80 后,现从事通信行业。安卓玩家一个人的书房朗读者。
MRJENGLISH
jsntn
jasonwtien
jasonwtien
更多…… /about.html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