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的麦子

让干过的人上

2017-7-7    大森    /essays/2017/07/07/mess.html essays

很乱很乱,乱得惨不忍睹。其实走到这一步已经败了,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了。

到底应该让什么样的人写 TI?

我其实一直觉得写 TI 的那几个女工程师挺不容易的,所以我就从不忍心抱怨她们。工作都是人家做的,你还要人家怎么样?人家又不会故意搞错了让你难做,错了就是说明不会嘛!不会可以问啊!问谁啊?能问到不就写对了嘛……

这个问题长期并大规模存在只能说明是企业的系统和模式问题,不能怪罪到个人身上。

项目追踪系统

项目越庞大越复杂,就会发现这东西太重要了,它是不是应该尽可能地呈现范围、辅助管理资源和跟踪成果,并最好让人一目了然,不需要额外的解释就能看懂并上手使用。

一个好的系统应该是只需要忠实地录入进度和细节,然后开放尽可能多的接口,为信息的搜索和提取提供尽可能多的可能性。

官僚主义

当管事儿的比干活的人还多,负责职能的和负责项目的双方开始相互冲突,工程师需要很用力地去思考流程时,这个项目组织就需要改善了。

SA 呢!走丢啦?

我数不清多少次地想起,很怀念。

严肃点,工作呢!

工作就是工作,质量优先,效率优先。

以前玩网游时我就知道,在决斗中切换到一个陌生的角色、试图学习新技能就是找死。

对工程师好点儿,再好点儿……

合理地加班,给工程师应得的报酬。

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

工程师都很单纯,你认真待他,他就会尊重你,就会服你。

工程师提出的问题,要仔细听。生活上的问题,尽全力满足;技术上的问题,尽全力帮助,因为这些往往都是团队的问题。所谓的 lead,应该是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来生产制度的。

关于作者
麦子,80 后,现从事通信行业。安卓玩家一个人的书房朗读者。
MRJENGLISH
jsntn
jasonwtien
jasonwtien
更多…… /about.html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