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的麦子

坐电梯得多少钱?

2007-12-18    锦州 /others/2007/12/18/lift.html others

父亲是第二次来广州,第一次是送我上大学,这一次是送小妹。

父亲和小妹到广州时,已是下午二点,我说:“一天没吃东西吧,我们先吃饭再去学校吧。”父亲不同意,说:“先去把报名的事办妥心里踏实。”

报完名,我们一起去学校旁边的小店吃饭,我点了三菜一汤,父亲硬是退了两个菜,从布袋里掏出几个咸鸭蛋说:“我这里有下饭的菜,何必浪费呢。”看得出父亲的心情很好,从不主动和我们谈心的父亲说:“你们兄妹俩都考出来了,我的心事也了了,有人说我不值得,为了你们兄妹俩读书把家里盘空了,混了一辈子,连件好点的衣服都没穿过,我不这么想,我是什么都没有,但我有两个有出息的孩子呢!”

吃完饭,我们一起去附近的某大型超市给小妹买日常用品,进了超市门,父亲发出感叹:“我们县城里所有商店里的东西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里面的东西多。”

我扶父亲上电梯,父亲执意不肯,推着我和妹妹说:“你们坐吧,我爬楼梯。”我不知所措地追上他。他忍了几忍,有些不好意思地问我:“坐趟电梯得多少钱啊?”

旁边的人忍不住发笑,我只感觉一阵心酸涌上来,喉咙哽咽了……

关于作者
麦子,80 后,现从事通信行业。安卓玩家一个人的书房朗读者。
MRJENGLISH
jsntn
jasonwtien
jasonwtien
更多…… /about.html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