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的麦子

残缺的美丽

2010-3-29    大连 /others/2010/03/29/fragmentary-beauty.html others

飞过沧海的蝴蝶,总是要折断翅膀,蝴蝶注定飞不过沧海。它太软弱。如果一生有一次机会,那么不飞会寂寞而死,飞了会折断翅膀而死。 很多人都用蝴蝶形容一种绝美的东西。或许绝美,才注定了它只能在寂寞中死去。流着暗红的血,淌着低惋的怨,盼着悲伤的旋,望着痴迷的情,堕落的心肝,沉沦的情欲,用一生换得一次,用生命换得灿烂。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而是当一个人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去爱。

这一生的爱情注定与很多事情无关。

想过要很真很真的爱,如果没有,就想要很好很好的健康,如果还没有,就想要很多很多的钱。那么有吗?没有,可我依然存在,生活并不完整,却可以让我活下去。原来真没有什么,完美得值得我们用生命去维持。

很希望有一个地方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可是有吗?没有。或许爱情在我心中太完美,因为完美,所以无望。

原来是只蝴蝶去飞沧海,沉沦中带着灿烂,双眸中闪着光彩。但这一生注定悲哀,醒来后发现原来不是蝴蝶,永远也飞不过沧海。

关于作者
麦子,80 后,现从事通信行业。安卓玩家一个人的书房朗读者。
MRJENGLISH
jsntn
jasonwtien
jasonwtien
更多…… /about.html

最近更新: